第六章 倒数

武道宗师 爱潜水的乌贼 5395 2021-05-06 10:02

  五月十九日,晚上六点。

  楼成提前抵达九问馆,进入专属休息室。

  他没有开灯,没有启动大屏幕电视,任由房间内黑沉一片,无有亮光。

  这样绝对的幽暗里,他坐到沙发上,双眼望着前方,陷入了自我心绪里,在大战来临前安静回忆起过往那些让本身印象深刻的情绪,回忆那支撑着自己一步步走到这里的悸动,以进行最后的准备。

  那是父母一点一滴的爱护,那是不忍见他们憔悴不忍见他们劳累不忍见他们辛酸的痛苦;

  那是体现在爆炒鳝段等微小事物上的亲情;

  那是发源于心底,酝酿于沉默,开花于青涩,结果于纯粹的爱慕;

  那是控制不住的表白和“先让我高兴五分钟”的今晚月正明;

  那是看见女孩蜷缩于怀里时,想要呵护想要保护的心情;

  那是希望变得更好给她更好的动力;

  那是交换戒指互许一生时的满足与责任;

  那是听见“下次再来”安慰的感动;

  那是初次获胜和拿到冠军的狂喜;

  那是告别松城,告别青春,告别朋友的惆怅;

  那是面对暗部九品,面对葛辉突然袭击等生死一线场景时,不甘心,不愿意,不想让所爱之人痛苦难受的执念;

  那是百转千回后,认清道路,破碎金丹时的决绝与坚定;

  那是半夜无人的冷清,那是长久分隔两地的心不圆满;

  ……

  往事一幕幕闪过,越来越是清晰,它们萦绕沉酿,发酵出力量。

  …………

  五月十九日,晚上六点半,九问馆附属外罡餐厅。

  钱东楼面前摆了满满一桌菜,香味杂陈,扑入鼻端。

  他拿起筷子,夹了食物,放入口中,悠闲而自得,半点也没有一个多小时后将与人激战的紧绷和审慎。

  “这面条真不错,你们可以试试……”钱东楼微笑对旁边的彭乐云等人说道。

  他的态度仿佛能让周围所有人安静下来,不复焦躁。

  看着他云淡风轻的表现,彭乐云不由生出了几分感慨:

  钱师叔经历过的最终决赛数都数不清,类似的四强战对他来说只不过一件小菜一叠,这点之上,确实胜过还没摸过决赛边的楼成。

  不过钱师叔并非故意悠闲,而是本身慵懒性子使然,并且暗合了上清宗功法的心境,这似乎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道法自然!

  钱东楼胃口极佳地吃着,风卷残云一般,等到接近七点,才把碗筷一放,慢悠悠起身,微微一笑道:

  “该去准备下了。”

  说完,他转身走向休息室位置,白袍轻荡,道髻乌黑,与周围环境仿佛融为了一体。

  …………

  五月十九日,晚上七点,九问馆外。

  几位有着学生稚气的少女下了车,直奔门口。

  路上,她们看见有卖荧光棒的小贩,想着只准备了小喇叭和充气锤,似乎缺了点什么,于是凑将过去,一番讨价还价后,每个买了一根,打算等下加油喝彩时用。

  又买了点别的东西,她们找到了门票标注的那个入口,排到了队伍后面,秩序井然。

  一步步挪动之中,少女们兴奋地讨论着即将于今晚打响的比赛。

  “我觉得我老公这次可能会赢诶!”

  “什么你老公,明明是我老公!”

  “我也这么觉得,楼成赛程更有利,‘武圣’前面连续遇到强敌,又消耗又受伤的,嗯,我看那些大V们这么分析的。”

  “我才不管什么分析不分析,我靠直觉!”

  “可,可我还是觉得,‘武圣’,‘武圣’不是那么容易赢的……”

  “不管结果怎么样,我们气势得打足,要不然怎么给我老公加油!”

  ……

  看着她们半是紧张半是激动的活泼,听着她们满是网络用语的议论,后面有人暗自摇头,嘀咕了一声:

  “这届粉丝不行啊……”

  说说笑笑吵吵闹闹之间,少女们终于抵达了安检口,结果发现了一个收荧光棒的箱子,有安保人员示意她们将手中的物品丢进去。

  “不能带这个啊?”

  “之前都可以啊!不早说!”

  “外面那些小贩肯定知道,还卖给我们……好气哦!”

  “算了算了,就当给楼成攒人品了!”

  ……

  一番讨论后,她们没胡搅蛮缠,纷纷将不该带的东西丢进了箱子,经过安检,走入场馆,有序地寻找位置。

  …………

  五月十九日,晚上七点半,九问馆其中一间贵宾包厢。

  施老头提着酒瓶,美滋滋推门而入,眼睛一扫,看见了“意后”费丹、“空巢老人”吴墨涟等老朋友。

  “你这做师父的怎么才来?”费丹好笑摇头。

  “这不还没开始吗?哪有做师父的给徒弟打前站的?”施老头笑了一声,走向空着的位置,“‘武圣’前面可是苦战了好几场啊,我看我家傻徒弟今晚还真有可能赢,嘿,要是他真赢了,我得找五光那老牛鼻子好好说道说道,让他体会下他当初总是提及‘武圣’时我们的感受!”

  吴墨涟怔了一下,颇为诧异道:“建国,呃,施老头,你竟然说对了五光的道号!”

  施建国同志缓缓坐下,自得一笑道:

  “我和五光怎么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早习惯他的异能,虽然也有好几年没碰面了,但道号还是记得很牢的。”

  “嘿,老头子我实力强,境界高,记忆好,这点你们没法否认,不像你们,几个月不留意那老牛鼻子,就什么武广,吴广,无光,五菱地乱叫。”

  这话顿时引来笑声一片,就连“意后”费丹都有点前俯后仰。

  在他们这老一辈的圈子里,用五光之事打趣是一以贯之的乐子。

  这样的场景中,施老头旁边那位外罡较为平静的反应就显得颇为特殊,顿时引起了他的主意。

  他转头望去,看着那张很是陌生又略带点熟悉的脸庞,下意识脱口而出:

  “这位是?”

  所有人一下静止,再没有声音,被问到的那位外罡叹了口气,幽幽回答:

  “老道五光。”

  …………

  五月十九日,晚上七点四十,九问馆记者席位置。

  有人在忙碌地和后方沟通,和组委会沟通,一点点调整直播的画面,有人穿着防弹衣和铠甲,戴着头盔,溜到下方,靠近“安全隔离带”,架好有重重防御的摄像机,对准了场地,这是对空中拍摄、轨道拍摄等的补充。

  另外,有人摆好了姿势,正进行赛前评述,也有人在便签纸上写写画画。

  “你在弄什么?”一位摄像记者好奇问了后者。

  舒蕤嫣然一笑道:“我在考虑采访时的问题。”

  她今天没有采访任务,但打定主意,只要楼成突破自我瓶颈,拿到最好成绩,就死皮赖脸让他再次接受次专访。

  纸上写的条目正是她专访时想问的,比如:

  “你为什么想要‘神王’这个外号?”

  “用了这么久的‘震天犼’,没点感情吗?”

  “私下里,除了橙子,你还有什么绰号?”

  “最想感谢谁?这里面有什么温馨的或是有趣的故事和我们分享吗?”

  ……

  闲聊之后,忽地有人喊了一声:

  “准备了,准备了!”

  于是,绝大部分人重新将焦点投向了场地。

  电视台直播间内,主持人脸色一正道:

  “大家准备好了,比赛即将拉开帷幕!”

  “要开始了!”网络直播平台上,嘉宾解说贺小伟腰背猛地挺直。

  “让我们倒数吧。”某直播频道内,蔡宗明亦咳嗽了两声。

  …………

  五月十九日,晚上七点四十五分,九问馆专属休息室内。

  楼成神思回归,眼眸霍然变得幽深。

  他站了起来,向着门口走去,每一步都仿佛充满了力量。

  就在他快临近大门时,手机忽地响了一声,他掏出一瞧,看见严喆珂有发来消息。

  女孩“握拳放光”道:

  “本教练与你同在!”

  楼成笑容浮现,回了个“奋斗”的表情,接着锁上屏幕,平静注视前方。

  几秒后,他迈出脚步,用力拉开了大门。

  哐当!

  门外光辉涌来,照入了黑暗。

  PS:不要忘了,我明天上午有针灸,嗯,大家可以去看祝贺阅文上市的视频,里面的我一看就是面瘫还没恢复。。不过那是十月二十拍的,现在又好很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