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随缘

武道宗师 爱潜水的乌贼 4622 2021-05-06 10:02

  大行寺的“擂台”是一处长宽皆超过三百米的青石广场,四周边缘分别屹立着一座沧桑斑驳的浮屠塔,有木制结构,有石头铸造,它们都散发着清净慈悲、安宁自在的波动,交汇于中央,点出些许辉芒,如同佛国降临,甚至让居于更远处高塔上的观众们身心沉淀,忘忧忘俗。

  可想而知,一旦有武者踏入这片区域,心灵会受到多大的影响,精神会遭遇多大的干扰。

  这便是大行寺的主场优势!

  那四座浮屠塔半腰,皆有一位披红色袈裟的僧人盘坐于琉璃瓦上,或老迈,或中年,或形如枯木,或脸庞红润,或手持伏魔圈,或提着黑长软鞭。

  他们都是大行寺菩提院的高僧,坐镇于此,防止战斗余波或“脱轨”火球毁坏浮屠塔,要知道里面安放的可是历代大师的舍利子!

  正因为如此,大行寺无需考虑主场不堪使用的情况,青石广场破成什么样子都属于能修补的范畴。

  “在这种地方战斗,总觉得对前辈尸骨不敬,大行寺是怎么想的……”楼成立在充做客队更衣室的禅堂窗边,眺望着那片“佛国净土”。

  宁梓潼头发盘起,露出不见丝毫颈纹的修长脖子,轻笑一声道:

  “万般皆是空,在意这在意那还怎么当和尚?而且借助先辈舍利,不一向是僧人的传统?”

  “也是。”楼成收回视线,拿出了手机。

  看来我就是一俗人啊,没那么高觉悟!

  此时,简单朴素的主队更衣室内,知客僧智净敲门而入,合十行礼:

  “方丈,监督台在催促上场名单了。”

  因为沿途有无人机拍摄,形容枯槁,眼角嘴角鼻角皆有下垂的法远没带那一堆纸制牌子,以保持神僧形象。

  但这不影响他与别人交流,只见世善微微一笑,盘膝坐到对面,相隔不足五米。

  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的静默之后,世善起身说道:

  “今天我们就随缘吧。”

  “随缘……这话大有深意。”“明王”智海很是认真地思索起来。

  他在网上另有一个绰号,叫做“唐长老”,意思就是像唐三藏那样又俊又“呆”,深受“妖精”们喜爱,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世善瞥了他一眼,无奈叹了口气:

  哎,这大行寺的外罡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比较正常……

  他撕扯旁边的纸张,分别书写了自己、方丈和明王的法号,然后搅合了几下,让知客僧智净来抽取。

  智净单手立于胸前,就像害怕被**的可怜女子,一边无声念叨着“我什么都没想”“我什么都没想”“我什么都没想”,一边探手抽取了第一个登场的外罡。

  他展开一看,见是“法远”二字,忙低宣了声佛号:

  “方丈大师。”

  紧跟着,他抽出了第二位外罡,展示了一圈道:

  “智海师弟。”

  于是乎,大行寺的出场顺序就这么随缘定了下来:

  法远神僧,“超品“智海,“活佛”世善——智海目前有“超品”头衔在身,提交名单时可以冠上。

  替补则有“火龙”王小双等人。

  …………

  客队更衣室内,吕严换好衣物,环顾四周道:

  “不可否认,走了‘擎天柱’,又暂时缺了‘龙王’,我们的实力要比大行寺稍逊,既然是以弱挑强,那就要摆出以弱挑强的姿态。”

  他这番话语,既像理智分析,又仿佛在暗激楼成,不等对方开口,便盯着眼睛道:

  “单对单以弱挑强,你会怎么打?”

  楼成斟酌了十几秒道: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不够了解对手,那肯定先行游走缠斗,边消耗边观察边等待,一旦有机会,立刻抓住,争取连招,若是不行,赶紧拉开距离,重复先前的过程。”

  “基本是这个道理,现在,我们把它推广到全局。”吕严微微颔首,“大行寺三位外罡之间其实相差不算太大,怎么样的出场顺序都有可能,我们就以不够了解对手来排,最开始做游走缠斗,能耗掉一个是一个,这方面,‘洛后’你当仁不让。”

  “没问题。”宁梓潼笑吟吟回答。

  “‘缠斗’之后便是抓机会爆发,这方面我不如你。”吕严看着楼成,坦然承认,“至于最后因时因势因不同发展做不同应对,我好歹多吃了二三十年的饭,经验还是比你足一点的。”

  教练,你想说自己老而弥坚?楼成暗笑一声,做出吐槽,表面则严肃正经地点头:

  “好。”

  安排妥当,递交名单之后,比赛还有二十分钟才开始,他们或活动身体,或调理身心,或向远方寻求花样翻新的加油。

  楼成一脸满足地收起手机,正打算闭目调息,忽然听见旁边的郭洁低声问道:

  “如果你和法远神僧、‘超品’智海、‘活佛’世善分别打一局,在对话时间你会怎么做?各自有什么不同?”

  咦,“武痴”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楼成诧异侧头,只见郭洁望着窗外,神思翩飞,似乎因不能上场,在遥想自己遭遇法远、智海和世善时的状况。

  “呃……”楼成沉吟片刻道,“法远神僧和‘明王’我没碰过,不太了解,不好说,如果遇到‘活佛’,在对话时间我会,嗯,我会报菜名,什么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那家伙一看就是吃货,而且属于以前肉食现在被迫吃素的那种,报菜名简直击中了他的要害!

  正当楼成得意自己的灵光一闪时,郭洁转过视线,疑惑问道:

  “你以前是学相声的吗?”

  要不然报菜名怎么这么顺溜?

  “……”楼成瞠目结舌,好半天才回答道,“一直比较喜欢听而已……”

  …………

  半夜的康城,见比赛时间将至未至,秒数跳得人心烦意乱,严喆珂干脆打开电脑,翻找出资料。

  嗯,做报告冷静一下!

  …………

  松城大学的某间宿舍内。

  何紫推门而入,看见闫小玲正在抹着面霜。

  “盒子盒子,快来安慰我!我之前给她们说我最近面霜用得超快,实在太勤奋了,结果她们笑我脸大,嘤嘤嘤……”闫小玲故意用自己的童音浮夸道。

  何紫瞅了她一眼:“不是脸大,是脸胖了,你最近长了不少肉。”

  “……老铁,扎心了……”闫小玲目瞪口呆道。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下午两三点抹什么面霜?”何紫一脸不解。

  闫小玲刻意长叹一声道:“哎,这不是昨晚太紧张,失眠到早上六七点才睡着吗?中午还被锦锦强行拉起来吃饭,皮肤状态不好,人又特别瞌睡,想着做个面膜,抹个面霜,吃点东西,等会就直接睡了,睡到明天早上!”

  “你紧张什么?”何紫好奇问道。

  “这不是学长终于面对这一代最杰出的武者,‘明王’智海了吗?我忍不住有点紧张……”说到这里,闫小玲忽然跳了起来,“比赛,下午的比赛,我忘记下午的比赛了!我睡忘记了!”

  看着她匆匆忙忙找电脑开电脑寻觅直播网站,不时碰掉书本碰到脑袋,疼得眼泪花打转,弄得乱成一团,何紫无奈叹了口气,低声自语道:

  我也忘记了……

  近朱者赤,近玲者障……

  …………

  下午三点十分,青石广场上浮屠塔影子开始拉长,覆盖上一层金黄,裁判走到中央,向着两边更衣室招手,示意比赛即将开始。

  “竟然是法远神僧。”宁梓潼看了眼名单,嘴角噙笑地推门而出。

  “宁姐怎么很开心很兴致勃勃的样子……”楼成疑惑自语。

  旁边的吕严嘴角微动,给予了解释:

  “这是她一大爱好,总是试图在对话时间让法远神僧的闭口禅破功。”

  怎么就跟小姑娘似的……楼成一阵好笑。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心通大成之后,法远神僧的闭口禅也该圆满了才对,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吗?

目录
设置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