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重聚

武道宗师 爱潜水的乌贼 5151 2021-05-06 10:02

  我核实?楼成无可无不可地调出通讯录,准备给林缺打个电话。

  刚找到“大舅哥”这个条目,他的手指忽然顿了一下。

  当初并肩作战拿到冠军,现在一个外罡一个依旧非人,并且还要重游故地,回味往事,换我我也不去啊!就跟网上说的那样,十年后的同学会,混得不好的谁去,更别提自尊心超强的那种……楼成对着手机,微不可见点头,觉得自己能把握到大舅哥的心态。

  所以,这么打个电话过去,岂不是赤裸裸地得瑟?

  嗯,换个委婉点的方式……楼成释放了通讯录界面,找出林缺的QQ,写了条消息:

  “要回松城参加开幕式吗?”

  点完发送,他没期待能立刻收到回复,大舅哥属于长年累月不冒头的那种。

  就在他要退出这个界面,向自家媳妇汇报时,“滴”的一声响起,林缺回道:

  “要。”

  简简单单一个字看得楼成险些傻眼。

  这和标准答案不一样啊,同学!

  他当然不好意思问为什么,想了半天才从难以接话的感觉里摆脱,豪爽道:

  “哈哈,那松城见。”

  林缺很快做出回复:

  “好。”

  当时场面一度很冷……楼成吐槽了一句,暂时离开和林缺的对话界面,找到严喆珂,“惊恐抹汗”道:

  “你哥要去……”

  女孩先是“震惊失色”,接着“转动眼珠”道:

  “emmmm……我哥对松大,对武道社还是很有感情嘛……嘴上虽然没说,但看得出来。”

  “但行动还是很诚实。”楼成打趣了一句,然后向小仙女“诉苦”道,“你哥在网上聊天是不是都这么酷这么冷,都一个字打发我,不带有第二个字的……”

  “没有啊,我哥只是习惯于用最简单的语言,不说多余的废话,只要能表达清楚意思。”严喆珂“手搓下巴”道。

  “可那种很冷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特别明显。”楼成做“瑟瑟发抖”状。

  严喆珂“呆若木鸡”道:“我哥平时不也这样,和在不在网上聊天没任何关系。”

  “呃,也是。”楼成想了下道,“那我去问他个复杂的问题,看他用几个字回答我!”

  “什么问题什么问题?”女孩一下好奇。

  “我要问他什么时候到松城,这总不能用一个字表达清楚吧?”楼成“踌躇满志”回答。

  过了几十秒,他返回来,发了个“哭丧着脸”的表情。

  “咦,我哥还是只用了一个字?他怎么办到的?”严喆珂眸光晶亮,心里满满的都是求知欲。

  楼成“呆滞”回复:

  “你哥这次一个字都没用……”

  “他截了张航班信息图丢给我……”

  严喆珂愣了一秒,然后笑出了声,发了个“疯狂捶地”的表情。

  …………

  四月六日,松城圣豪万景大酒店。

  楼成在负责接机的组委会人员引领下,进入了自己房间。

  “楼先生,明天十一点半有个午宴,晚上七点整开幕式,到时候会有车来接你们。”组委会人员态度恭敬地提醒了一句。

  “好的。”楼成微微点头,目送对方离去。

  等到大门合拢,他不复之前的内敛成熟,拿着手机,嘴角带笑,优哉游哉地从各个角度拍了房间状况,发给严喆珂道:

  “组委会还是挺舍得花钱嘛。”

  时值康城五点,女孩尚未起床,楼成发送完毕,便打算联络嘴王,询问目前到了几位队友,要不要一起聚个餐。

  他刚打出第一个字,心头忽生感应,望向了门边。

  几秒后,咚咚咚的敲门声有节律响起。

  楼成噙着笑容,走了过去,拉开一看,果然是休闲打扮的小明同学。

  “我正想找你,心有灵犀一点通嘛。”他顺口开了句玩笑。

  蔡宗明不屑道:

  “我是挨个挨个敲过来的,有人在就拉去聚餐。”

  说完,他背后探出一个个脑袋,有国字脸的李懋,有快要结婚的孙剑林桦,有这届还能上场的何紫王大力穆锦年等人,而对面墙壁前,静静立着穿衣风格简单干净的林缺,他留着与过往一样的短发,依旧沉默,似乎没有任何改变。

  蔡宗明露出一抹微笑,摊开双手道:

  “Surprise?”

  惊喜?惊喜你个头啊?当我瞎的吗,当我的精神感应假的啊?你们靠拢过来,还没敲门的时候,我就知道有几个人,分别是谁了!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鄙视。

  “走吧,附近有家适合我们一大帮人胡吹乱扯的餐厅。”蔡宗明抬起下巴,指着电梯方向。

  “好。”楼成没有磨叽,拿好事物,关上了房门。

  经过林缺时,他认真看了对方一眼,欣慰地发现大舅哥似乎已经从惨无人道的改造实验里恢复,精神饱满,身体正常,但没法看出有多大提升,反正据珂珂讲,算是因祸得福了。

  笑容浮现,楼成对着林缺,抬起了右手,一如当初大学武道会时的击掌前奏。

  可是,林缺没有动,楼成只觉大舅哥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幼稚症患者。

  这TM就尴尬了……楼成正要干笑着收回手,林缺却终于抬掌,随意地和他击打了一下。

  蔡宗明站在旁边,强忍着笑意调侃道:

  “橙子,你都没和我们击掌,我要控诉你差别待遇!哎,古来只闻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你这浑身是戏啊。”楼成笑骂了一句。

  后面的何紫专注看着之前的一幕接一幕,从背包里拿出纸笔,却久久没能画出东西。

  “你想画小黄兔?”王大力不由自主拉开了距离。

  何紫认真点了下头,低沉回答:

  “我已经脑补完五十万字的。”

  …………

  十几分钟后,楼成愕然打量四周,没好气地对蔡宗明道:

  “这就是你所谓的适合我们的餐厅?”

  到底怎样的眼神才能把大排档当成餐厅!

  蔡宗明嘿嘿笑道:

  “这叫忆苦思甜,而且大家凑一块,肯定少不了唏嘘感慨当初的事情,包厢什么的感觉不够接地气,还是这里好,提着啤酒瓶吼歌都没人管你。”

  “我倒是挺怀念松城大排档的。”李懋用一种回味的口吻说道。

  其实我也是……楼成默默附和。

  那是人生中最难以忘怀的一段岁月。

  找了个偏僻的位置摆上桌子,蔡宗明一如既往地忙前忙后点菜喊酒,末了坐到楼成旁边,拍了下李懋的肩膀道:

  “李懋师兄,你这圆润了啊,过得不错嘛。”

  “还好还好。”李懋谦虚道。

  蔡宗明笑道:“我可听说你当公司的安保主管了?”

  “嘴王”对大家的近况都很了解嘛……这方面,我和他真是差远了,有的家伙就是天生的交际人才……楼成含笑旁听,腹诽着小明同学。

  “也就是保卫科科长。”李懋自嘲笑道。

  另外一边的孙剑嘟囔道:“还好不是门房什么的……哎呀……”

  他被林桦拧了下大腿。

  李懋故意装作没听见,继续着话题道:“之前还专门去华海做过安保培训,哎,我发现我大学读的专业压根儿没用上啊,一点也没用上,有种浪费了人生的感觉。”

  他忍不住开了句玩笑。

  “这怎么能叫浪费时间?大学都没谈场恋爱才是!”蔡宗明接嘴损道,在场好几个人感觉自己膝盖中了一枪。

  他引来注意后,拿起杯子,用底部咚咚杵了桌面两下道:

  “来,干一杯,为松大武道社,为我们的冠军,为燃烧了热血的理想,为铭记在心头的青春,为时隔许久的重聚!”

  丫的,出口成章嘛……做了主播就是不一样啊……楼成传音小明同学,跟着碰了碰桌子,拿起装饮料的杯子道:

  “为了青春,为了重聚!”

  “为了青春,为了重聚!”李懋孙剑等人跟着做出一样的动作,喊出一样的话语,就连向来不合群的林缺也杵了杵杯子,端了起来。

  蔡宗明“瞥”了楼成一眼,再次喊了一声:

  “为了冠军!”

  喊完,他扬起脖子,咕噜咕噜喝了个底朝天。

  “为了冠军!”

  道道声音远荡,恍如昨日。

  记住手机版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