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佛光乍现

武道宗师 爱潜水的乌贼 3550 2021-05-06 10:02

  广场恢弘,浮屠环立,宁梓潼立在裁判一侧,半是感怀半是好玩地望着对面披红色袈裟缓缓行来的“神僧”法远。

  这样的对决总会让她想起初入外罡那会,彼时的法远还不是大行寺方丈,但已修持“闭口禅”多年,还残留着小姑娘心态的自己饶有兴致地在对话时间尝试起激对方开口,眼见就要成功,结果裁判宣布了比赛开始,让自身留下了不甘的遗憾。

  于是,一次尝试,两次尝试,三次尝试……时光便这么流淌而过,催人老去。

  当初那容光照人风华绝代的女孩不知不觉已是中年,正往着半百的道路飞快驶去。

  也许只有这坚持了多年的“爱好”才能让自己短暂找回那种小姑娘的感觉,哪怕一直在失败,从来未成功。

  我说的不是激人开口的话语,而是我的青春……宁梓潼暗叹一声,看见形容枯槁的法远停在了预定的位置,双方相隔三十来米。

  这样的距离下,她并不害怕他心通听见自己的想法。

  根据一位位前辈一位位同道在实战中的肉测,初步可以判定,他心通大成的有效范围不会超过半径十米,甚至更小。

  这时,裁判核准了时间,举起右手道:

  “对话时间开始!”

  宁梓潼就像等来了期待已久的节目,迫不及待笑道:

  “方丈大师,好久不见。”

  此话一出,周围的观众和屏幕前方的看客们纷纷吐槽,不提龙虎俱乐部和大行寺的上回对决,也不提最近的那次头衔战正赛,上届顶级职业赛的“庆功酒会”上,你就和法远神僧碰过面,这还不到两个月!

  你是故意这么说,想让法远神僧反驳你吗?

  这种伎俩,我们都不会上当!

  法远眼观鼻鼻观心,神光内敛,表情木讷,仅是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

  宁梓潼浑不在意,继续说道:

  “方丈大师,我有一个疑惑,藏在心头有一阵子了,还望你指点迷津。”

  “我一直在想啊,佛门修闭口禅是为了减少口业,减少因果,那要是一位修闭口禅的神僧恰好知道了一个秘密,如果赶紧说出去,告知世人,则能挽救成千上万的生命,那他是选择开口呢,还是不开口呢?”

  她知道擅长思辨的佛门肯定对此有所考虑,大乘有大乘的答案,小乘有小乘的道理,难不倒面前的方丈,但类似的问题却很容易被人借题发挥,尤其现在正处于直播之中,法远如果不回答,很容易影响到大行寺和他本人的清誉。

  之后哪怕有佛门居士在网上代答,也少不得引起一番口水战,这是当前信息社会的特点!

  法远充耳未闻,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态,仿佛失去了生命的树木。

  不愧是修闭口禅的高僧,真沉得住气啊……宁梓潼念头一转,笑吟吟道:

  “方丈你不回答,那就算了,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挣扎。”

  她故意抹黑着对方,结果法远依旧没有开口,甚至连呼吸节奏和目光深浅都未发生任何变化。

  黑了几句后,宁梓潼自重身份,没穷追猛打,嫣然笑道:

  “我听说他心通大成后,大师的闭口禅就算圆满了,那为什么还是不说话呢?是不是中间出了什么岔子,破了什么戒律,一不小心开了口,于是顺延下去?”

  面对这番恶意揣测,法远纹丝不动,没半点情绪变化。

  连换几种方式依旧未能成功的宁梓潼见时间将尽,于是黯然放弃,收敛了情绪,调节起状态。

  就在这时,她看见法远眼珠子动了一下,整个人便像是冬眠之后的生灵,缓缓活了过来。

  冬眠……冬眠……他刚才不会睡着了吧?宁梓潼忽地冒出这么一个荒诞滑稽的念头,一时目瞪口呆,又好气又好笑。

  裁判没给她思考的空隙,已高举起右臂,猛然挥下:

  “开始!”

  法远枯槁蜡黄的皮肤瞬间泛起些许金光,右掌一抬,向着身前虚空按了出去。

  宁梓潼上半身不见摇动,鬼魅般横移开来,她原本所站的位置后方,青石地面砰的一声出现了一个深刻而清晰的掌印,周围不见裂痕,仿佛金属器皿被利器硬生生挖出了空洞。

  金刚界,金刚印,“隔山之力”!

  这门功法衍生了诸多绝学,但能做到法远这般举重若轻者寥寥无几。

  脚步一错,宁梓潼身周忽然刮起了烈烈罡风,这罡风染着黑色,越来越深。

  呜啦啦,绕着法远游走间,她猛地旋转身形,化做一枚螺旋钻头,高速攻向了对手,并甩出一道又一道淡黑人影,混杂于风中,凶猛地紧跟着扑去,掩盖了原本身形。

  与此同时,一滴又一滴雨水凝出,或垂落,或横漂,尽数笼罩向法远,色泽看似接近黑色,却属于那种沉淀许久的深红。

  暗部,“腥风血雨”!

  风能撕扯精神和肉体,雨则暗藏毒意,幻影似真似假,拳脚藏于其中!

  宁梓潼出乎众人意料地在开场做出抢攻,而不是直接游走缠斗!

  这才是“鬼王”本色!

  天地似乎都昏暗了下来,法远眸中琉璃之色一闪,脑后突地浮现出一轮圆光,明净,灿烂,遍照八方的圆光!

  这轮圆光之中似乎藏着象征五大智慧的五尊佛陀,它们甫一出现,所有的“幻影”便自然消退,不见踪迹,所有的毒雨飞快瓦解,失去了原本颜色。

  金刚部“智拳印”、法远“般若菩萨身”和“他心通”的综合应用!

  高速旋转的“钻头”在即将打中对方时显露出来,被法远宽厚颀长的淡金手掌稳稳拍中,不偏不倚。

  砰!

  淡金光芒四溅,宁梓潼倒飞了回去,不等落地,如同真正的鬼影,半空变向,连续转折,避过了后续攻击,重新拉开了距离。

  这样的身法看得楼成叹为观止,哪怕自己有“风雪迷踪”和“风火如轮”,也比不得专擅此道的“浮光掠影”,而燕赵堂的“瞬步”快则快矣,却太过直接,不够灵动。

  恐怕只有同样以身法见长的“风部”才能做到这种程度……将来的“吉娃娃”也许可以办到类似事情……楼成油然想道。

  同样容貌绝艳,同样实力出众,又同样擅长身法,难怪宁姐和“吉娃娃”她师父互别苗头这么多年,想不比较都难啊!

  PS:光顾着构思对话桥段了,结果打斗没来得及想,字数较少,见谅见谅。

目录
设置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