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做嘉宾

武道宗师 爱潜水的乌贼 5482 2021-05-06 10:02

  意楼成何等耳力,无需刻意便听清楚了何紫与闫小玲的对话,险些笑了出声。

  有的人是行走的段子手,有的人则是行走的段子……

  他神情平和地点头道:“那我回去看下邮件内容,考虑考虑再给答复。”

  “麻烦学长了。”何紫不失自然地微笑。

  进了房间,楼成先将邮件的事情放在一边,给严喆珂发消息道:

  “你说你哥是什么意思?”

  女孩很快回复,“十指交扣抵住下巴”道:

  “emmmm……应该是新的目标新的动力吧,当初他疯狂练武,一门心思想的是弥补姨父的遗憾,带领松大武道社拿个冠军,为这事甚至愿意不计代价。”

  “达到目标之后,也许就有点动力不足吧……我猜的……毕竟纯粹为了变强为了武道的人几乎没有,就算有,也需要别的刺激。”

  她一口气说了大堆,楼成当然是表示赞同:“嗯,‘龙王’算比较纯粹的,但也要‘武圣’这种强刺激存在才能走到如今的层次。”

  “我哥大概是在战乱地区找到新的人生意义了吧,嗯嗯,多半是这样。”严喆珂“缓慢点头”。

  “这还不错。”楼成回想过去的所见所闻,松了口气道,“等你哥借此磨炼出来,跃过龙门,成为外罡,即使在战乱地区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危险了。”

  “……身为‘瘟神’‘灾祸’的你没资格说这句话。”严喆珂“茫然呆坐”。

  对此,楼成只能“掩面叹息”。

  …………

  翌日十一点,组委会派的车队准时抵达酒店正门,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楼成被单独对待,一个人乘坐一辆。

  午宴是在松城很有历史感的朝暮楼,自助形式,甫一踏入正厅,楼成便看见了大学武道联合会的会长方金钰老先生,松大校长自家师父好友未知全名的董先生,以及省长市长等人。

  “哈哈,你们松大的好学生来了。”松城市市长指着楼成,对董校长笑道。

  楼成等人上前两步,纷纷喊道:“董校长好。”

  接着,他们又分别向方金钰老先生等人问好,不管怎么样,礼貌还是要有的。

  一番客套后,董校长看着楼成,呵呵笑道:

  “你师父经常在我面前说要给你磨砺,给你挫折,给你失败教育,但好像一直没成功啊。”

  我去,师父他老人家还有这样险恶的心思……楼成有种万万没想到的感觉,一时又诧异又好笑。

  不过他表面却没动声色,只露出笑容,维护着自家师父体面道:“董校长,也不能这么说,我最重要的一步确实来自挫折。”

  董校长微笑点头,感慨出声:

  “建国收了个好徒弟啊。”

  陌上市,施老头正美滋滋地喝着酒,听着戏剧。

  忽然,他耳畔闪过了一句词:

  “……人生最苦……交友不慎,收徒不肖……”

  啧,施老头吧嗒了下嘴唇,暗自点头:

  说得很有道理嘛!

  就着师父这个话题,楼成和董校长等中老年人士闲聊了起来,不知不觉间,他们围成了一个圈,时不时从路过的侍者手中接过酒水饮料、蛋糕点心等。

  “我先去拿点吃的。”过了一阵,楼成听见自己肚子在轻声咕噜,含笑退了出来。

  此时,他才发现蔡宗明等人有的在吃东西,有的在和以前认识的本地武道家协会主管级人物、其他大学的教练老师等人说话,有的在与别的嘉宾、选手代表瞎扯,各自都有圈子。

  唯独林缺,端着餐盘,站到阳台边缘,顺手关上了通向那里的大门,于喧嚣热闹里隔绝出一片清冷安宁。

  “果然是不被环境改变的男人……”楼成笑了一声,随手夹着食物,打算堆满一盘就去阳台和大舅哥聊聊战乱地区的事情。

  他正要继续添加,眼前突地出现道熟悉的身影,穿着晚礼服露出白皙双肩的舒记者舒蕤。

  “这么巧。”楼成随口打了声招呼。

  舒蕤笑吟吟道:“也不算巧,我可是专程从华海赶过来的,还提前让小玲转发了邮件给你。”

  “你不在松城了?”楼成略显诧异道。

  听她的意思是这样没错。

  舒蕤皱了皱鼻子道:“对啊,一冲动就过去了,华海卫视好歹是全国大台!”

  交浅不足以言深,楼成没有再问,转而说道:“你的节目策划方案我看过了,挺有意思的,但你确定要找我?”

  舒蕤想做的节目叫“走进外罡”,不再局限于比赛战斗、专访聊天,而是去呈现外罡们的日常生活,让观众们窥探强者每天是怎么过的。

  于绝大部分人而言,这是非常有兴趣,相当能引起好奇的点,就像古代,农夫们也会想象皇帝是用金扁担的,吃瓜群众亦能借此丰满外罡梦。

  “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你很好啊,当初接受采访就有大将气度!”舒蕤微皱眉头,表示不解。

  “呃,我的意思是,我的日常生活比较无聊。”楼成半是诚实半是自黑地回答。

  “不会的,相信我,现在的人都空虚到看别人吃饭睡觉,何况是一位外罡强者的日常,再无聊也有人看。”舒蕤摆了摆手,自信满满。

  紧接着,她露出恳切神色道:“我打算第一季找十位外罡,台里是有些人脉资源,但我怕其他强者觉得我不靠谱,不愿意接受,如果有你做样板,他们一看,呀,楼成也录了啊,心里就不会太抗拒了。”

  楼成沉吟片刻道:“好吧,反正我提醒过你了,回头你联系龙虎外事组,让他们找我助理。”

  “好!”舒蕤兴奋点头,接着嫣然笑道,“嗯,‘找我助理’,有大人物范了嘛!”

  楼成失笑一声,指了指阳台道:“我还有事,先过去了。”

  舒蕤循着他的手指看去,微笑回应道:“好的。”

  等到楼成转身,她又踮了踮脚尖,眺望阳台,自语了一句:“那个‘冷场之王’也来了?”

  …………

  晚上七点,新一届大学武道会决赛圈阶段开幕式。

  联合会会长方金钰老先生、松大董校长等人讲完话后,主持人吸了口气,声音拔高道:

  “下面让我们请出一组重量级嘉宾。”

  “有请……”

  她话音未落,就被现场观众们山呼海啸的声响所淹没:

  “楼成!”

  紧跟着,又是一片呐喊:

  “林缺!”

  观众们就像当初主场广播介绍队员时一样,挨个喊完,最后齐声道:

  “松大松大!”

  “冠军冠军!”

  身在后台的楼成等人听见,恍如隔世,似乎一瞬间回到了过往那热血燃烧的岁月,身体都忍不住微微战栗。

  “还没忘记我们嘛……”小明同学故作平常,开口说道。

  “开不开心?感不感动?”楼成好笑反问。

  蔡宗明默然几秒,不复刚才的“悠闲”,吸了口气道:

  “感动。”

  此言一出,林桦何紫等人都忍不住红了眼圈,低低跟着喊道:

  “松大松大!”

  “冠军冠军!”

  ……

  楼成收敛住情绪,看了大舅哥一眼,发现他早就望向了旁边。

  迈开步伐,他们鱼贯前行,来到台上,引来更加热烈的欢呼。

  等到平静下来,主持人笑容灿烂道:“他们可以说是大学武道会历史上最传奇的一支队伍,从身在低谷没有希望到闻名天下捧起奖杯,只用了两年!”

  “现在,他们之中还有传奇继续,已经有了一位外罡强者,将来或许还会有!”

  “他们是松城的骄傲,他们是松城大学的骄傲,他们是三年前的冠军,松城大学武道社所有成员!”

  “冠军冠军”的呼喊余波里,主持人走到楼成旁边,微笑道:

  “我挨个挨个采访啊。”

  “楼成,你是大学武道圈子走出的最成功者之一,是很多人的偶像和榜样,有什么想对师弟师妹学弟学妹们说的?”

  楼成接过话筒,回忆了几秒道:

  “这条路,除了靠自我的奋斗,机遇也同样重要。”

  “我不是想打消你们的热情,只是很认真地介绍一下武道圈子的情况。”

  “想走武道这条路的,如果没有好的指导,持之以恒的锤练,还算不错的功法,那可能十个里面只得一两个才有希望拿到职九,即使具备前面那些,也有大量被淘汰者,只能拿业余水准做就业的敲门砖,温饱或许没问题,但和其他也没什么太大区别了。”

  “到了职九,能够体会到练家子的超然感觉,能够在女孩子面前显显男人气概了,收入也差不多触及中产,但上升空间真的很有限,除非晋升丹境。”

  “从职九到丹境,哪怕传承不错,十个里面也就只有那么一两个,甚至更少,再往上,非人又是一个坎,而能够跃过龙门者更是寥寥无几。”

  “这是大概的情况,你们如果真想走这条路,那就该明白,自己最大可能是业余二三品,四五品,要是没有达到水准线的文化知识,只能往小城市发展,和你们的预期绝对不会相同。”

  “好了,啰嗦了一堆,我最后再说一句,什么也没想凭一腔热血做决定,不叫勇气叫鲁莽,认真考虑过困难,考虑过未来该如何自处,依然义无反顾去做的,才是真勇士!真武者!”

  “这就是我想说的。”

目录
设置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