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某不知名解说

武道宗师 爱潜水的乌贼 4793 2021-05-06 10:02

  他赢了?

  关外盟更衣室内的唐泽薰立在玻璃窗边,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溜圆,只觉裁判宣告的比赛结果与楼成转身离开的模样形成了一副对比诡异的场景。

  在她心里,路永远是全世界刀道“剑术”领域的至强宗师,位于巅峰的那寥寥几位之一,自己恐怕得花费十年二十年才可能达到他如今的程度,甚至永远也触及不了。

  她的这种想法不仅来自耳闻目见,还源于亲身体验,加入“关外盟”的历次对练都确凿无疑地证实了此事,哪怕有的时候,路永远不够用心,提不起精神,但细节处呈现出来的东西,依旧让人叹为观止。

  可现在,“斩神刀”败了,败给了楼成,败给了几年前还不如自己的楼成!

  “斩神刀”的强大不是虚假,他最近的进步也有目共睹,那问题出在哪里呢?

  楼成的提升太可怕了,可怕到让人觉得不够真实……

  类似的感觉不独属于唐泽薰,网上充斥着差不多的微博和帖子,即使不相关的地方,也出现了诸多“卧槽”“天亮了吗”等抒发强烈情绪的水贴。

  某不知名解说主播的房间内,弹幕一条条闪过,几乎掩盖了那张英俊的脸庞:

  “我擦,斩神刀输了?”

  “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666666”

  “我要对在座的各位大喊一声,还有什么不可能!”

  “虽然有主场优势,但这也太夸张了吧?楼成刚还和唐泽薰打过的。”

  “老婆,快出来看上帝了!”

  “有人和我一起去下注吗?赌楼成三年内拿到头衔!”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不听,滚!”

  ……

  看着这些弹幕,某不知名解说型主播蔡宗明暗笑出声,清了清喉咙,打算替某个家伙谦虚两句:

  “你们都忘了吗?‘斩神刀’的特技是‘阴沟翻船’,他输给哪位外罡,赢了哪位强者,都不用惊讶。”

  他话音刚落,就有一条弹幕以醒目的绿色闪过:

  “友情支持闫小玲有话说:我觉得吧,觉得吧,觉得今天‘斩神刀’很认真,嗯嗯,就是这样。”

  我去,你都能看出来这点啊?蔡宗明一下哑口无言。

  不过想想也是,就算一只猪,看了这么多年武道比赛,也能说得出个一二三四五来……闫小玲虽然经常犯蠢,比如去拿快递,结果买袋零食就回寝室了,但也没到那种地步……

  念头一闪间,蔡宗明顿时有点咬牙切齿,明明让这丫头组织点人来“捧场”,刷刷热度,她居然拆我的台?

  思绪电转,小明同学迸发机智,组织起语言道:

  “大意轻视不仅仅指比赛的时候,还包括之前的准备,‘斩神刀’刚才确实全神贯注,尽展了所学,可他明显对楼成突如其来的杀招没有提防,这不就是缺乏足够的重视,没去更多了解的表现吗?”

  “就像我们读书那会,除了少数已经成仙不在意分数的同学,绝大部分人考试的时候还是很专注,很认真,不管是自己做,还是传纸条,场内询问,场外求助,总之都竭尽了所能,但在考试之前呢?有多少同学真真正正踏踏实实复习了的?又有多少同学上课不走神不交头接耳,认认真真听完,做到完完全全理解的?说到这个,我想起一位同学,他考试的时候非常认真,可在考试的当天,连要考哪门都不知道,甚至记错过时间。”

  “斩神刀的情况就类同这个。”

  蔡宗明说完之后,见无人反驳,赞同者居多,不由松了口气,对自己临场发挥的本事深感佩服。

  啧,竟然没人发现我的逻辑漏洞,都被后面举的例子勾起了当初的“美好”回忆或正在经历的“青春”人生。

  路永远对杀招没有提防,是得不出来他不够重视,没去充分了解对手这个推论的!

  更大可能是无从知道,以我对橙子的了解,这属于他最新自创,之前还未用过!

  我的口才强起来连自己都感觉恐怖!

  这时,又有观众提问道:

  “斩神刀认输得太轻易了吧?当时那种情况,还有一拼之力的。”

  “这个问题比较难,但难不倒我。”蔡宗明轻笑一声,快速切换至别的界面,一目十行地浏览着专业解说们的相关回答,以此印证自身的看法。

  这是他之前就在做的事情,故而没耽搁几秒就解释道:

  “刚才的情况属于一种博弈,‘囚徒困境’的变种,诶,有同学说这根本不是,但在我看来,都万变不离其宗嘛,不在意这些细节。”

  “当时的情况是,路永远若是先劈出刀气,借助反冲脱离那片岩浆,楼成就能趁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空当,给他一发‘帝君紫炎’,将他射落,不给他再劈刀气,再进行反冲的机会,而如果路永远想等着楼成先出手,用刀气劈开紫炎,连格挡带反冲,那不提具体能不能行,光是必须耐心等待对方先出手这点,就能将他PASS掉,楼成可以等,路永远没法等,再等就掉进岩浆里了。”

  “当时唯一的脱困办法就是有半空几次变向的能力,路永远曾经做到过两次变向,但在瞬发‘暗噬大日.永夜降临’后,他看起来一时半会用不出来。”

  “经过这样的博弈,主动认输就是理所当然的选择了。”

  ……

  “哇,主播你专业!”

  “分析得真好!是我心目中的偶像!”

  “长得还帅!”

  “说话又有趣!”

  ……

  一条条弹幕滑过,蔡宗明忍不住捂了下脸庞。

  闫小玲你找的都什么人啊?

  这弄得太浮夸了吧!

  我错了,我竟然相信你能把事情办好……

  而这个时候,比赛结束后就愣愣出神的“毒奶教主”贺小伟终于缓了过来,发现凑到嘴边的水杯没有对准,弄湿了自己的下巴和胸前衣物。

  “我就说怎么凉飕飕的……”贺小伟放下杯子,抽了几张纸巾擦拭。

  弄完之后,他眸中闪现出残留的惊愕和逐渐增多的兴奋,开始斟酌将要发出的微博内容。

  绝代双骄登上外罡“舞台”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嗯,十八九岁的孩子,没有足够清醒和成熟的认知……

  而现在,我要见证新时代的来临了吗?

  已经拿到两个头衔的“明王”,以恐怖速度飞快提升的楼成,拼命追赶的彭乐云任莉,逐渐淡出职业赛圈子的“剑王”等人,还在壮年的董霸先路永远,踏在突破边缘已有好几年的“龙王”和“武圣”……

  平静片刻,贺小伟在方框内噼里啪啦打了一段话:

  “我们可以期待楼成在明后年拿到头衔了!”

  “我看见了新时代的开启!”

  …………

  站在岩浆湖泊边缘的路永远看着楼成离开的背影,眼睛微微眯起,藏住了所有的情绪。

  他之前用的应该是参悟“禁部.玉清篇”的收获。

  如果我之前认真找军方的朋友打探,即使没法弄清楚他究竟悟出了什么,也会知道他获得了参悟“禁部.玉清篇”的资格,有所提防……

  但不管怎么样,他已经是必须足够重视的对手。

  ……

  半响之后,路永远保持着一丝不苟的发型,转身往客队更衣室行去,背影在火光映照下,颇显萧瑟。

  …………

  楼成越往龙虎更衣室靠近,越感觉到自己虚弱。

  如果自己不是很快赢了唐泽薰,但刚才多半就输了……

  耳畔欢呼声中,他看见“武痴”郭洁快步走了出来,神情间略带怅然。

  而更衣室内的“洛后”宁梓潼无奈摇头,对教练吕严说道:

  “你的打算泡汤了。”

  “什么?”吕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宁梓潼动了下嘴角道:

  “你之前说让她在有压力的情况下登场,得到磨砺,好嘛,现在没有压力了。”

  郭洁和朱小韵都是二品,即使实力稍逊,输掉比赛,后面也还有大佬。

  “……”吕严一阵沉默,好半天才微不可闻地低声自语,“我怎么知道会这样……”

  记住手机版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