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天裂

武道宗师 爱潜水的乌贼 4857 2021-05-06 10:02

  吕严与楼成对视了十几秒,方收回目光道:

  “那就去展现你的信心吧!”

  说完,他环顾了一圈道:

  “目前还不知道上清宗会不会上云雁道人,但既然摆出这个阵势,那就是堂堂正正强行击穿的打算,最强凿开,次强深入,留下较弱那位收尾,正常来说,我们应该也以这样的方式应对,这最为稳妥。”

  “但是,我们两家本就实力相近,他们现在更是略胜半筹,再加上苦心布置的主场优势,我们按部就班地来,老实说,胜算不大,一旦出现落后,那就步步落后,越积越深,一直延续到收尾,再难扳回。”

  “所以我们必须有些变化,龙王抵住武圣,完全挫掉他的锐气,至少要逼得他接近极限,楼成,你第二个上,千万不能大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是极限的武圣,也有击败你的能力,你必须竭尽全力拿下他,然后尽量拖长比赛时间,以消耗……”吕严看了眼手中的纸张道,“消耗五光道人,这方面,我对你比较有信心。”

  他布置之时,“龙王”陈其焘的眼眸幽深而威严,仿佛深藏于地底又蓄势待发的火山,对什么挫掉锐气,逼近极限不置可否。

  不等楼成和宁梓潼开口,吕严继续说道:

  “等这一局战斗结束,只要拖得足够久,那上清宗预先布置的东西就会被破坏殆尽了,主场优势带来的变数也将固化,对我们的影响会降至最低。”

  说到这里,他转而望向“洛后”宁梓潼:

  “如果你能速战速决搞定……五光道人,那剩下不管是带伤的云雁,还是明鹤、彭乐云他们,你都有一定优势了,具体有多大的优势,能不能抵消主场环境的影响,就得看楼成能做到什么程度,以及你可以在多短时间内解决……五光道人。”

  “这样一步一步积累,我们才有希望获胜,但凡出点差错,那就万事皆休!”

  “大家都是外罡,经历过不少的战斗,具体该怎么做,我相信你们都明白!”

  全力以赴,寸步必争!

  做完这一切,吕严亲自向同层次的裁判递交了上场名单,也知道了上清宗的第三位主力是谁。

  不是带伤的“超一流”云雁,也不是多年二品明鹤等人,而是新晋的彭乐云。

  他现在有个好听的绰号,叫做“云外仙真”。

  “云外”既源于他的名字,也因为他时常发呆,神游天外。

  “彭乐云……有点古怪。”吕严回到崖边,如是说道。

  “也许他有了什么让人惊喜的地方。”宁梓潼收敛了平时的表现,淡然笑道。

  此时此刻,她自有种俯视天下英豪的感觉。

  曾经她也是在所有外罡里称过“第一”的!

  那些年,她不叫“洛后”,人称“鬼王”。

  “鬼王”宁梓潼!

  “道士”又有突破?楼成回忆这段时日的群组吹水,没想起彭乐云有提过类似的事情。

  这小子嘴上有锁啊……

  他念头纷呈间,裁判走到了中央,避开高压电线可能断落的地位,示意比赛即将开始。

  “正好”两个字后就一直没再开口的“龙王”陈其焘霍然起身,四周气流随之上冲,色泽变赤,及至高处,喷洒往外。

  这一刻,原地就像是有火山爆发,附近的温度节节攀升。

  没出拳,没抽脚,没勾腕抖焰,仅仅只是一个站起的动作,就有如此威势!

  站在高压电线上却不见晃动的“武圣”钱东楼见状,洒然一笑,没应激而发,反倒背负起了双手,他的白色道袍纤尘不染,仿佛被洗了一遍又一遍的长空。

  龙王一步步靠近,裁判一路退后,等到双方屹立对视,他才举起右手道:

  “对话时间开始。”

  钱东楼居高临下看着陈其焘,语气自然轻快,似含些许赤子喜悦般道:

  “我们有大半年未曾交过手了吧?”

  “五月之后。”龙王字字如山地简短回答。

  “我这半年,偶有所得,又自创了三式新招,等下还请尊驾品鉴。”钱东楼笑容浮面,语气悠然地说道。

  听见这句话,楼成暗自咋舌,感触顿生。

  “斩神刀”路永远花了二十年的工夫,才脱离樊笼,跳出桎梏,有了独特的领悟和真真正正属于自身的九式刀法,而钱东楼不过半年,就创造出三式新招,能拿来对付“龙王”的新招,简直就跟在捡大白菜一样。

  并且类似的事情还时常上演!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今之世,钱东楼的武学天赋独一份的原因,也是他被称做“千年一出”的原因!

  陈其焘静静听完,语气沉缓地回答:

  “业精于一,荒于繁。”

  “万变不离其宗,这个‘一’在我手里握着的。”钱东楼轻笑了一声。

  他的身体忽然有所晃荡,随风起落,周围环境一下“活”了过来,不复先前的死板,充满了自然真趣。

  这一刻,他和天地似乎融为了一体,这一刻,他从“钱东楼”变成了“武圣”,哪怕龙王气势冲霄,热浪滚滚,不见断绝,也被排斥开来。

  默默对视了一阵,钱东楼缓缓抬起了右手,在下午阳光的照耀下,它竟泛出了些许白玉微光。

  “第一式,‘天裂’,如天之裂。”钱东楼语气悠长地说道。

  这时,裁判像是与他配合好了般道:

  “开始!”

  啪!

  武圣一掌斩落,明亮的电芒瞬间滋生,扭曲粗大,像是苍天裂开的口子。

  这“天之裂痕”吞没了周围,吞没了钱东楼的身影,以万物皆同的无情感霍然下劈。

  与此同时,有两根高压电线断裂,受到拉拽影响般飞速荡开,尾端喷射出银白而夸张的电弧,化作鞭子,隔空抽向了陈其焘。

  兹兹兹,受此影响,周围亦有八条雷蛇蹿升,拉出蟒形,从四面八方扑往了对手,若非生发有隙,以电光的速度,没谁能避开。

  不过短短刹那,龙王便陷入了十面埋伏的境地,除了脚底,左右前后和头顶皆遭受攻击,看起来只能硬碰一处,抢先突围。

  陈其焘也是这么做的,但他没有选择相对较弱的八条“雷蟒”,也未考虑受电线垂落速度限制的银白“长鞭”。

  砰!他脚下大地裂开,熔浆奔涌,灼气高升,推动着他从“雷蟒”和“长鞭”合围间中冲天而起,握拳上击。

  他攻击的是钱东楼最强那一点!

  紫色沉重覆盖,高温扭曲了气流,打在了落下的“天之裂痕”上。

  轰隆!

  银白与淡紫像是炸开的烟花,极尽绚烂后向着下方洒落,几乎“淋”到了楼成等人。

  洁白如玉的手掌显化而出,劈在了紧紧屈起的五根指头上。

  “武圣”钱东楼消失的身影重新勾勒,被抛飞往斜上方。

  他半空一个鹞子翻身,霍然下落,比正常快了不知多少,就像地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牵扯着他!

  电生磁,磁有异!

  砰!此时此刻,钱东楼自身化作了一道闪电,劈向了处在半空变向困难的陈其焘头顶。

  当此局面,若匆忙引爆体内火劲,未必躲避得了。

  可就在钱东楼下坠的刹那,一阵狂风吹来,带着“龙王”变向,滑翔落地。

  这是较大温差制造出的飓风,这是陈其焘那一拳暗藏的变化!

  火生风,风助火,他将“火部“绝学玩出了花来!

  看见龙王避开攻击,稳稳落地,楼成脱口赞了一声:

  “帅啊!”

  紧跟着,他发现陈其焘似要迈步,不管对方能不能听到,来不来得及反应,忙又喊道:

  “跳!”

  高压线搭在那片地域,会有跨步触电现象的!

  这个时候,就得假装自己服食了“含笑半步癫”!

  龙王似迈非迈,整体跃出,改变了位置,没受电击。

  他与钱东楼交手多次,对方也常有将电流导入地面的暗袭之举,早就吃亏吃出了经验。

  见此情状,楼成方松了口气,然后发现宁梓潼、吕严和郭洁正目光奇怪地望向自己。

  ……咳……他清了下喉咙,重新将视线投回了战场。

  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家粉丝吗?

  记住手机版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